《感念恩师黄钟鸣先生》
发布日期:2017年9月6日   浏览 10 次
  • 记得第一次见到黄老师是在上音某个教室,除本人外有幸得以有凌骥,赵小文等为师兄弟。那感觉好似就是昨天?当时黄老师已有七十岁了,满头银发却一点不见老。高大,英俊,洒脱,和善。说话时的语态,举手投足之间,一望便是富家子弟。果不其然,之后去襄阳南路黄老师里上课时只见墙上掛有多幅油画,画中都是马,熟悉之后老师告知青年时在厦门家中养有马匹,骑马打球是一大爱好。

    大师兄凌骥原是上音附中声乐专业,自然最为优秀。师弟赵小文天资聪明,常听老师夸赞。大师兄是男中音,声音厚实可靠,小文是男高音,声音漂亮高亢。唯独本人,白声加白痴,从音色上属男高,却唱不上高音而只能唱男中。每次上课都是黄老师唱得比我还多,教得辛苦却推不动我前进一步。老师从没有半句责备,反而对我鼓励有加。说我的音色很不错的,说张泽勇(我育才的同事,葛朝止的学生,入学考试前张教了我二首意大利语歌曲)的声音设有内容,音色还是我有潜质。还说世界一流歌唱家有百分之七十都不是天生的好嗓子,完全是努力与方法的结果。真不好音意说出来,为了教会我发声,有时一节课要给我上四个小时!!这样慈蔼,尽心,尽力的好老师哪里去找?每每念及总禁不住热泪盈眶。

    就在老师这样辛苦的努力下我的声乐考试成绩渐渐上升,从及格到78分,82分,84分。(成绩单上就考四次,之后就是共同课了)

    大师兄凌骥,小文,我每年初一上午必定约好在黄老师家门口等齐,一起前去拜年,师母邬老师(也是上音的钢琴系教师)说每年初一黄老师一早就起身等我们了。回想那时光真是美好,温暖。

    忘了是哪年,师母患肺癌离老师而去。顿时,再给老师拜年,觉得老了许多。

    又忘了哪一年,黄老师襄阳南路的房子拆迁,搬到了陵零路。黄老师很不开心,担心我们去看他就不方便,太远了。老师的心里就是学生!

    这样又不知过了几年,老师的颈椎引起全身肌肉紧张行动不便,自此就不让我们再去拜年和看望他,直到他离去。我想是老师不愿意让我们见到那种模样……

    恩师难忘!师恩难报!

    我更愿相信恩师一直在注视我们,因为老师心中就是学生!

                

      1986年上音师范专科班  赵效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