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期校友通讯全文下载
发布日期:2017-05-10      浏览 2869 次

 

上音校友通讯第 110 期.docx

 

 

110

 

网络数据显示,近6000 人参加网络投票,根据投票结果,“东方乐器博物馆入选第五批全国民族团结进步教育基地”、“陈家怡获评2015 上海大学生年度人物”,以及上音原创音乐剧《海上音》、《汤显祖》等入选2016 年上音十大新闻。一起来回顾一下上音的2016 年吧。

 

2016 年上海音乐学院十大新闻

 

一、年初,上音歌剧院项目正式动工。

二、启动实施本科生与研究生“艺术实践学分”改革,推出艺术实践“双实践周”,一大批学生走上中国艺术节、上海之春国际艺术节、国家大剧院等高水平舞台。

三、4 月,颁布实施青年学子“音才助飞”计划、“双馨双成”高水平师资培养计划。

四、4 28 日,发起并主办“音乐小上合”首届丝绸之路音乐学院院长论坛,受到国际音乐教育界瞩目。

五、5 9 日,全球首家音乐艺术高等研究院——上海音乐学院贺绿汀中国音乐高等研究院成立。

六、5 月,管弦系本科生陈家怡获评“2015 上海大学生年度人物”。

七、7 月,《海上音》参演韩国大邱第十届国际音乐剧节,获“最佳外语剧目奖”。

八、9 23 日,原创中国风范音乐剧《汤显祖》在江西抚州首演,全年在沪赣两地演出7场。

九、10 月,上音学子包揽第一届IPEA 国际打击乐比赛演奏家组定音鼓、小军鼓、马林巴、爵士鼓组冠军。

十、12 月,上音东方乐器博物馆入选第五批全国民族团结进步教育基地。

 

我院六届教代会四次会议召开

 

我院第六届教代会、第十次工代会第四次会议329日召开。

会议由院领导张佳春总会计师主持。在上午的大会上,代表们听取院党委书记、院长林在勇作的《上海音乐学院2016年度学院工作报告》,院总会计师张佳春作的《上海音乐学院2017年度财务收支决算情况及2017年度财务收支预算情况报告》。

林在勇指出,2017年是学院教育综合改革、“十三五”规划和高峰高原学科建设向纵深推进之年,也是统筹规划一流大学一流学科建设的关键之年。同时,学院也将迎来建校90周年纪念。

张佳春通过详细的数据和图表对我院2016年度财务决算和2017年财务预算做了解读,使与会代表们对学院财务相关情况有了更加清楚的了解。

在下午的分组讨论中,代表们针对学院预算的申请、执行、内控制度的完善、教师工作量计算、附中师生参与90周年校庆、公共设施建设及维护等问题提出了具体的改进意见。

 

 

林在勇一行赴波兰匈牙利访问

 

本报讯319日至26日,院党委书记、院长长林在勇一行赴波兰肖邦音乐大学、匈牙利李斯特音乐学院访问。党办主任冯磊、作曲系系主任叶国辉教授、钢琴系苏彬副教授、国际交流处秘书沈昊随同出访。

访问波兰期间,林在勇与波兰肖邦音乐大学校长克劳丢斯·巴兰教授、副校长帕维尔·格斯纳教授举行会谈,就两校在钢琴、室内乐、手风琴、萨克斯以及联合乐团等方面开展多层次的师生交流达成了共识。

赴匈牙利访问期间,林在勇与李斯特音乐学院院长安德莉亚·维尔教授、副院长久诺·费科特教授进行了会谈。双方决定以中匈传统音乐研究与传承,钢琴、管弦乐以及室内乐等领域师生互房教学、联合演出等一系列为合作基点,拓展校合作的深度和广度。会谈结束后,林院长与安德莉亚院长共同签订了两校合作备忘录。

 

杨蒸迪一行赴美国

密歇根大学交流

 

受美国密歇根大学音乐舞蹈戏剧学院、孔子学院的邀请,35—11日,我院副院长院燕迪、音乐学系主任赵维平、民乐系主任张文禄、作曲系教授陆培等一行13人赴密歇根大学进行了系列学术交流活动。本次交流访问的主题为“中国音乐”,活动围绕主题分为座谈会、演出、工作坊和讲座等四个部分进行。

在当地时间7日晚,上音民乐系师生的一场“中国乐器的腔韵”工作坊将演出活动拉开了维幕。8日和9日晚,分别是上演了《中国民乐作品音乐会,传统与现代》《上音与密歇根大学作曲家作品》两场音乐会。

此次交流活动还包括三场讲座:戴晓莲教授《古琴艺术——历史与现代发展》、杨燕油教授《中国钢琴音乐:一个世纪的回顾》、赵维平教授《唐代的乐谱研究及其音乐重构的尝试》,引发了外国友人对中国音乐的热情和关注。

 

刘艳会见加拿大皇家山

音乐学院院长马洪博士

 

本报讯327日上午,我院党委副书记刘艳会见来访的加拿大皇家山音乐学院院长布拉德·马洪(Brad MMahon)博士,宾主就两校合作交流进行了深入探讨。

刘艳对马洪博士的来访表示欢迎,    她提到,自1997年至今,凭借“晨兴音乐桥”项目,加拿大皇家山音乐学院与上海音乐学院保持了20年的交流合作关系,希望两校能够在未来继续加强学术交流,积极探索教师互访、学生互派的交流机制。此外,刘艳特别介绍了我院附中的基本情况和教学模式,并听取了皇家山音乐学院附中的教学理念,针对附中的办学特色进行探讨,取长补短。

我院附中校长刘英教授、国际交流处处长陈晓翌会见时在座。

 

英国约克大学音乐学院院长

菲尔德教授到访

 

327日下午,英国约克大学音乐学院院长安布鲁斯·菲尔德教授(Ambrose Field)来我院访问交流。我院党委副书记刘艳会见来宾。

 

  

我们青春年华中美好的回忆

——记上音民族女声弹组——

·集体记忆  潘慧珠执笔·

 

女声弹唱组这朵不起眼的小花幸运地诞生在‘一个能让她得以生存和发展的时代。在全国文艺界大力提倡“三化”的驱动下,以贺绿汀院长为首的院领导把全校师生下乡下厂为广大群众演出作为文艺革命中的必修课程。在热火朝天面向大众的广阔舞台上,民器系所有的女将们几乎都练就了既唱又弹哪里有需要就在哪里表演的本事,广大观众对她们那充满生活气息的艺术风格所反映出来的理解和欢迎使这个节目很快脱颖而出,作为一个崭新的艺术形式,女声弹唱组以自己的作品《码头女司机》、  《学习老杨好榜样》等曲目登上了1965年和1966年“上海之春”的舞台。据大家的回忆,参加1965年第六届“上海之春”演出的成员有第一个组合的张怀粤、张念冰、忻爱莲、高星贞、丁言仪和潘慧珠,后来因为前四位于1965年夏毕业离校,故组成第二个组合:潘慧珠、丁言仪、闵惠芬、郭兆甄和孙孟光参加了1966年第七届“上海之春”的演出。1966年夏,铺天盖地的文化大革命席卷全国各地,使刚结束“上海之春”演出的女声弹唱组和所有文艺界的同行们一样,她们曾经繁忙的艺术活动嘎然而止,这一中断就是整整四个年头。

1970年的秋天,文革开始后尚未分配的上音67686970届毕业生按照中央有关“学生复课闹革命”的指示全部返校等待分配。学校领导将全校各个系科的师生们合并成几个规模较大的单位,如民器系、声乐系的师生和附小的教师们曾被安排在一起进行日常的政治学习。整顿包括除节假日和周末外,学生们必须留校住宿。整个社会从散乱中逐渐回归秩序,在风暴中疲乏了的人们渴望着正常平静的生活。校方表示在不影响政治学习的前提下允许学生们练琴、练声,重拾文革开始后被荒废了几年的基本功训练。

6768届毕业生在解放军农场奉中央指示接受了两年再教育后从杭州乔司和安徽溧阳返回上音校园时,看到的景象与两年前离开上海时有了天差地别的变化,校园里到处响起了久违的琴声和歌声,返校后的毕业生们清醒地感到抓紧时间恢复业务训练对胜任未来工作的重要性。68届的潘慧珠是这些待分配毕业生中的一员,这个最早参加弹唱组的成员凭着对弹唱艺术的热爱和执着,从未停止过寻求这种艺术形式重上舞台发展的契机。她看到了当时广大观众对文艺作品和形式多样化的期待及上音校园内领导和师生对业务学习的日益关注和重视,特别是这个非常时期所造成的民器系几届毕业生集体滞留在校等待分配的可谓史无前例的特殊情况,在客观上形成了极难得的人才高度集中和稳定的局面,几乎全是从上音附中一条龙升上来的学有所成的女生们是扩充弹唱组最需要和最完美的人才保证,潘慧珠深信不疑地看到了弹唱组复出的现实意义,她觉得必须牢牢抓住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让那个早在文革前就己深受观众喜爱的女声弹唱尽快地充实人员,恢复训练,重返舞台。事实上当初民器系已有不少同学对女声弹唱这个节目充满着兴趣和信心,潘慧珠在这个当口不失时机地鼓动大家心中原本就有的热情,使重建女声弹唱组的想法很快变成了现实。原弹唱组的丁言仪、闵惠芬和孙孟光是重建后当然的骨干力量,张燕(古筝)浦琦璋(扬琴)庞波儿(扬琴)王昌元(古筝)王铮(古筝)林元京(扬琴)章循三(三弦)赵宏(琵琶)等这群风华正茂的女将们的加入更使原来就有良好基础的女声弹唱组如虎添翼,组员们在声乐系谢绍曾,温可铮、胡靖舫、魏秀娥、高思聪、陈敏庄、鞠秀芳和郑倜等多位老师的悉心指导下,演唱水平有了可喜的长进。在弹唱组原有保留曲目的基础上,在众多词、曲作者们的支持下增加了不少创作和改编的新曲目,他们有于会泳、朱践耳、胡登跳、连波、张敦智、顾冠仁、周仲康、刘敦南、朱晓谷、徐景新、曹美韵、黄允箴、浦琦璋、周世昌、郭兆甄、赵开生和刘韵若等。中断了四年演出活动的女声弹唱终于重新回到舞台上迎来了新的挑战。加入了新鲜血液的女声弹唱组除了活跃在音乐厅、上海各区县剧场和下乡、下厂下基层的各种大小舞台上,她们还接到了许多招待外宾的演出任务。在当时国门逐渐对外开放的形势下,文艺招待会通常是接待外宾在华访问期间中必不可少的活动之一,女声弹唱以其浓郁的民族音乐特色和生动活泼的表演形式被选为外事演出中的保留节目。据大家的回忆,仅在上海南京西路原中苏友好大厦的友谊大舞台上,她们就曾经为柬埔寨的西哈努克亲王、埃塞俄比亚的塞拉西皇帝、阿尔及利亚的布迈丁总统、尼泊尔公主、菲律宾的马科斯夫人、越南党政代表团、美国的黑格尔将军、朝鲜国会代表团和朝鲜血海歌舞团等外宾演出过,她们不仅向外宾介绍了中国的民族文化,并以弹唱的形式改编和表演这些国家的著名歌曲而得到外宾们的热烈赞赏。

1973年一月,弹唱组的潘慧珠、浦琦璋、庞波儿、王昌元、孙孟光、王铮、林元京和章循三等八人一起分配到上海歌剧院的民乐队。同年四月,在歌剧院只待了二、三个月的女声弹唱组因新的演出任务奉命调至上海合唱团,一起赴调的还有歌剧院民乐队的杨家佩,她曾是原上海民族乐团资深的多种弹拨乐器的演奏员。上海合唱团这时正与上海交响乐团联合排演《交响乐“智取威虎山”》,这是上海文艺界学习京剧样板戏的重头节目之一,赴京接受中央有关方面的审查是为在上海文艺界打造一个音乐界样板团的前奏。赴京的综合性音乐会由两个部分组成,上半场是独唱独奏及女声弹唱等小型节目,独唱者有男高音施鸿鄂、女高音林明珍和朱逢博,以及弹唱组成员中闵惠芬的二胡独奏和王昌元的古筝独奏。下半场是《交响乐“智取威虎山”》。在准备赴京演出的过程中,当时在交响乐团任琵琶演奏员的顾惠曼(1966届上音附中琵琶专业)和在上海合唱团任合唱团员的李康南(1969届上音附中琵琶专业)被调入弹唱组参加排练和演出。

女声弹唱组在调至上海合唱团后必须随即离开上海远赴北京逾半年之久。这个无法预估的安排让弹唱组中怀孕己久的孙孟光和章循三无缘参加赴京的演出。在京的几个月中,弹琵琶的赵宏和弹古筝的王铮因妊娠反应较大无法坚持繁重的排练工作,也先后被迫返回上海,由歌剧院民乐队的郑玉华(1967届上音附中琵琶专业)和金振瑶(1967届上音附中古筝专业)赶到北京接棒。接着,潘慧珠在身怀六甲时返回上海待产。所幸怀孕高峰所造成人员的频繁调动并没有影响节目的质量,每个新加入的组员都能以出色的能力迅速融入弹唱组的排练和演出。在北京期间,中央电视台录制了女声弹唱的保留曲目《码头女司机》、《雷锋颂》和《纺织女工》等,中国唱片厂也把这些歌曲制作成唱片,人们经常可以在电台上听到这些歌曲的播放。1973年底,弹唱组随同上海合唱团和上海交响乐团返回上海,被纳入两团合并后的样板团“上海乐团”的编制。在上海乐团中她们是一个独立的群体,除了演出弹唱组节目外,并为团内多个独唱节目伴奏,例如民歌演唱家方芝芬就是弹唱组为之伴奏,经常在一起演出的亲密伙伴。在上海乐团期间,令全体组员至今不能忘怀的是声乐老师郑兴丽的悉心辅导,她对弹唱组在演唱上所特具的发音、吐字等歌唱技巧的训练,使女声弹唱组在统一声音和表现能力方面取得了非常显著的进步。

1976年,由上海乐团和上海舞蹈学校为主组成的“上海艺术团”奉命赴西欧希腊、比利时,卢森堡和瑞士四国访问演出。这是文革后期上海市政府对外友协部门组织的最早的音乐舞蹈艺术代表团之一。由于出国人员编制的限制,女声弹唱组从11人紧缩至9人。弹唱组特邀的当时在上海电影乐团工作的元老级组员张怀粤曾经与弹唱组一起为出国演出集训了好几个月,但最终因只给一个二胡编制,她在弹唱组中的位置由二胡独奏的闵惠芬兼顾了;张怀粤以及长期与闵惠芬合作的扬琴伙伴丁言仪都因编制原因未能成行,使大家深感遗憾。林元京接替了丁言仪成为闵惠芬的扬琴伴奏。在这个被精简了不少人员的团队中,女声弹唱组除了自己的节目外,还必须发挥多面手的作用来支持其他节目的需要,如在开场的鼓乐合奏中,大忙人林元京成了演奏十面锣和云锣的主角,为了加强乐队的低声部,潘慧珠拉起了革胡,为了填补弦乐声部的空缺,杨家佩拉起了二胡;她们是器乐独奏二胡、板胡、笛子、笙、唢呐和民歌独唱等节目中伴奏的主力军,还是舞蹈“洗衣舞”的伴唱者等等……。女声弹唱组为这次出访演出准备的曲目有《雷锋颂》、  《我为祖国献粮棉》、  《幸福花开遍地香》、《码头女司机》、  《瑶山新歌》、  《草原女民兵》和《纺织女工》等。除此之外,每到一个国家,女声弹唱的演出曲目中总有一首经弹唱组的改编能手浦琦璋巧妙润色过的该国民歌,那些被不会讲英、法文的中国女孩唱成满带浓重华语口音的当地歌曲让听众们倍感亲切,满心欢喜,她们代表中国人民向出访国人民表达的友善之情通过演唱这些曲目得到了令人欣喜的共鸣和互动。

1976年年底,完成了历时两个多月出访任务的上海艺术团启程回国,迎接他们归来的是一场惊心动魄的政治变更:当时的中央政府宣布历时十年的文化大革命正式结束。不久,由于政治形势巨变时所造成的冲击波的影响,这个正在走向事业颠峰的女声弹唱在观众的视线中突然永久地消失了,这实在是一个让原本可以走得更远更好的艺术形式所得到的出人意料的结果。  

3 5 日,徐云同志走了,享年85岁,这一天是雷锋日,从小最记得的日子。以后,肯定也会记得这一天是徐云同志离开我们的日子。

人到中年,已经不得不经历了许多前辈的离去,每一次的心动感怀,总是都成了无法言说不愿深究的个人心事。在上音所经历的悼亡伤逝,往往因为忙于具体治丧纪念事务,更因为逝者的亲故友生会讲出许多更知近的情思,我通常都只是默默地听和读。这一次徐云同志离去,正逢周日闲坐,夜阑人静,缅怀之情不时袭来,就略记几笔。

我和老人家见面,单独或集体,长长短短,拢共恐怕不会超过二十次,谈不上对她老人家有多么深的了解。但我又觉得我对她有一份属于我自己的,并且她应该会喜欢的理解。

我刚来上音时,就听说了徐云同志名字,作为离休老干部支部书记,她的身份让我惊奇,八十多岁仍在担任党支部书记的,我没听说过。不久我去泰安路登门看望她。在最冷的时令,什么叫如沐春风呢,见她就是。她并无多话,一句虚言套话也无,那种气定神安、谦谦长者的款语逸态,不由得不让我就把她当作了自家的老奶奶,产生一种敬爱和轻松的如家心情。

真的,我得说,那一天,我还从她苍苍白发间发现了女性美。由衷地感叹,经历了这样一个跌荡起伏异动闪变的大时代,走过了八十三年风雨沟坎,是什么样的力量和内心,可以让一个人眉宇之间仍然葆有那种纯善的美丽! 这一定是一个一生不饰铅华,却用美德始终把自己爱重得妥妥的人;一个把对真善美的坚守当作终身不坠的理想的人!她做了超过一甲子的共产党人,她的主义,让人信服。她的信仰,有人格的担保和印证。

她家墙上有一帧她年轻时身着军装扎着辫子的老照片,热情美丽,光彩照人,让我疑惑这位显然从小家世优裕教育良好的上海女学生怎么成了部队文工团的小明星。她笑着说我哪是文工团呀,笑里有否认自己有什么文艺才干的羞涩。1949年作为投身革命洪流的有志青年,十七岁的徐云跟随刘邓大军从南京出发,千里徒步,一直走到了大西南。她在重庆度过了青春岁月,为初创的新中国尽心尽力做着各种平凡的工作。待听她讲,她却三言两语带过了那些基层的经历,我从平凡质朴中听到的却是激情澎湃的重音。我的父亲也是那个年纪在那一年春末夏初义无反顾地奔赴白山黑水加入了还在筹建中的人民空军。他们这样的人是怎样的,我多少能够感受到那么一点点。不知所云,所云何为,唯有发自内心的景仰敬慕,还有亲切。

每一次见到徐云同志真的打心眼里都是欢喜,但不是每一次都有机会恰当地表达。在学习讨论会上,在组织生活会上,在重阳,在新春,在一起走进上海地下党革命活动纪念地刘长胜旧居,在一起端详江湾老音专的砖石草木,追缅先辈创业之艰,一起坐在她的居所抚摸温顺的大白猫。

我知道徐云同志曾长期辅佐过贺绿汀老院长,是一位忠诚勤勉的好助手,她把个人的事业心和成就都化在了贺老带领上音的奋斗之中。她从未讲过自己如何如何,做过什么贡献,协调过什么难题,我心想这些都应该是肯定有的。她也从未片言有及个人的遭逢际遇,是否委屈,是否遭罪,是否牺牲,我心想这些也应该都是肯定有的。我从未听她说人短长、以我为是,她口无恶言,心无嫌怨,一派包容含育、与人为善、期人向善的心肠。我也从未听谁说过她的不是,就连身边的保姆都跟我这个外人叨叨,阿姨人可好了,我做十八年保姆都一直开心。拿破仑的仆人也不觉其伟大,久病床头都难有孝子,有多少人经得起近矩离的共处和长时间的磨洗呢。静好的徐云老太太,您让人起敬啊。

耄耋之年,虚将米寿,人生得此遐龄,不可谓不寿。人生得见复兴盛世、上音发展、子孙出息孝顺康乐,不可谓有憾。遗憾的是我们,我们失去了一位仁者长者,失去了君子交忘年交和神交。

我的遗憾还在于,那一天天气是那么好,那一天是1 13 日,早上我在她家看着老人家吃早餐,她看起来很健康,让我觉得这是许多次之一,而且还有下一次的见面。那天坐了一个多小时,临走她执意相送,有几步台阶,有转转弯弯的过道庭院。得感谢院长办公室主任冯磊同志有心,还给我们在弄堂里贺老院长旧居门口合了影,现在成了珍贵的纪念。

我也一并说说吧,应该她不想多说。她很高兴刚刚办了一件事,她自己拿了二千元雇了小工给贺老旧居大门刷了新漆,她不无辛酸和无奈地说,不想看着大门锈蚀剥落的样子。其神情仿佛崭新的大门里面已经是她梦中的纪念馆。一句话说出了我和史寅等几位曾为此努力过的同志的难言的心事。

再往后,我只是在元宵节后听说,她一月下旬就入院了,当我随后赶到医院探视时,她已经昏迷不醒。侧立在床边,我知道这就是告别了,好人一生平安,走时也不太痛苦,这已经成了我们生者的自我安慰。

我想,徐云老师一定还有未了的心愿,那就是我们要把蔡元培萧友梅九十年的上音,把贺绿汀和老一辈眷爱和为之奋斗过的上音办得越来越好。这是对徐云同志最好的纪念。

 

既然手执琴弓,就要对音乐虔诚;即是三尺讲台,就要对学生负责。在她的心里,艺术为重,得失为轻;传道最重,名利最轻。

3 9 日下午,市妇联举行上海各界妇女纪念三八国际劳动妇女节107 周年大会,会上对先进妇女代表进行了表彰。我院俞丽拿教授获得全国三八红旗手、上海市三八红旗标兵荣誉称号。大会上,从附中、本科、研究生在读到已经毕业留校任教,15 位俞老师的优秀学生代表与恩师一同登台,展示最真挚的师生情谊。

俞丽拿老师可敬可爱,她的敬业和严谨让人敬佩。她爱音乐、爱教育、更爱她的学生们,在她眼里为学生上课永远排在第一位。

曾经,在参加全国政协会议期间,她坚持利用会议间隙飞回上海给学生上课;身体不适,她仍坚持在病床上给学生上课;她每天带着饭到教室去,边吃饭边抓紧时间给学生上课,挤出所有的时间留给学生。俞老师不仅具有精湛的学术造诣,还具有极强的爱心和责任心,她手把手,心连心地教学生,教琴艺、教做人。

俞老师始终坚守教书育人的信念。学校放假,她不放假,暑假就是她的学生的第三学期,因为在追求卓越的艺术道路上,没有假期。她利用寒暑假义务给学生加课,一年三个学期使这些学生专业基础更加扎实,专业进步更加明显。学生家长们非常感激,想为额外的授课付费时,都被俞老师拒绝了,她说:“是我要学生上课,我不收费。”

教书之余,俞丽拿老师不忘弘扬中华优秀文化。自1959年《梁山伯与祝英台》首演以来,她一直享誉国内国际乐坛,活跃在舞台上。在此后的五十多年里,小提琴协奏曲《梁祝》伴随俞丽拿的琴声传遍了世界各地。在她所到之处就有优雅的“梁祝”琴声,实在令人为之感叹。俞老师积极弘扬中国民族文化,并为传播中国优秀音乐作品做出了杰出贡献。

俞丽拿十分注重培养,以青年人才梯队加强学科团队建设。坚持集聚和引进小提琴演奏与教学的杰出人才,在专业教学、舞台表演等方面力争将小提琴专业打造成为立足上海、面向世界的专业人才培养基地。近年来由她领衔的小提琴教学与演奏艺术工作室先后被评为“上海市级教学团队”等荣誉称号。

311日,在德国小镇巴德恩多尔夫,22岁的上音声乐歌剧系学生陈知远摘得2017德国Gut lmmling国际声乐比赛桂冠,同时获得青年特别奖,以及5500欧元的奖金。在男中音歌唱家、我音声歌系教师施恒的指导下,陈知远“以赛代练”,从去年到现在,已经参加了多项比赛。陈知远感叹,这些排演实践和比赛经验对他们专业太实用。

322日,上音音乐戏剧系学子在2017美国古典声乐家国际声乐比赛中国赛区横扫多个奖项。在音乐剧组比赛中,我音研究生一年级温雅祺获一等奖,四年级学生胡超政获二等奖,四年级学生刁旋获三等奖,在前4名中占据三席之地。

 

廖昌永受聘担任上海地铁

公共文化顾问

 

日前,上海申通地铁集团聘请我院副院长廖昌永担任上海地铁公共文化顾问。2016 12 26 日,申通地铁相关负责人专程送来了聘书。廖昌永表示,地铁文化是城市文化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之一,他还建议未来上海地铁设置“上音歌剧院站”。

 

 

   

▲我们怀着极其沉痛的心情,在这肃穆的云霄厅里,深切悼念上海音乐学院退管会职工同志。

温兰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20171996分在上海家中不幸逝世,享年50岁。

温兰同志于1967126日出生在北京,1974年至1980在北京西路第四小学学习;1980年至1986年在北京西路京西中学学习;1986年至1989年在上海第五钢铁厂技工学校学习,在业余时间,她还在上海音乐学院音乐教育师范专科班跟班选修了大部分课程,取得了较好的成绩  19902月至19991月在上海冶金矿山机械厂托儿所、幼儿园担任保育员。之后经过一段时间的休整,200710月起在上海音乐学院退管会任职,20118月被提为副主任科员,201512月被提为主任科员。

温兰同志在单位是位好同志。她在上海音乐学院退管会工作期间,工作勤勤恳恳,任劳任怨,虽然她自己身患糖尿病、血栓等疾病,但是她总能忍着病痛,坚持与同事们一起关心、慰问老同志。每次有老同志到办公室来访,她总是眉开眼笑地端茶送水,热情接待;每次需要采购慰问品,她总是私车公用,开着自己的电动车,去超市购买;每次上门慰问老同志,如果没有电梯,需要爬楼梯的时候,她仍然坚持克服病痛,上楼慰问。

温兰同志在家里是个好女儿。每天早上,她总是为母亲准备好当天的午餐后才匆匆上班。中午,她又生怕母亲寂寞,还特地回家陪母亲一起用餐。

温兰同志为人朴实、正派、善良,性格乐观开朗,总是大家的开心果。对待工作,她兢兢业业、尽职尽责,对待同事,她团结和气、待人真诚,对待家人,她孝顺长辈、友爱姐妹。如今,她虽然匆匆地离我们而去了,但她那可爱的音容笑貌,将永远铭记在我们的心间。她那任劳任怨的敬业精神,将永远是我们学习的榜样。

▲中国共产党党员,离休干部,原上海音乐学院马列教研室副主任、副教授,原上海音乐学院离休党支部书记         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2017351630分,在上海市徐汇中心医院不幸逝世,享年85岁。

 上海音乐学院原马列教研室副教授、离休干部徐云同志,因病于2017351630分,在上海市徐汇中心医院不幸逝世,享年85岁。

徐云同志于1932128日出生于上海川沙县。1938—19497月先后在上海龙门小学和沪新中学读书,19497月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二野西南服务团进军西南,194912月进入重庆市军管会派驻北培办事处开展工会工作,随后在195010月又进入重庆市西南工人日报编辑部,19554月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在同年9月又考入四川大学经济系学习,19599月毕业后在上海音乐学院马列教研室任教,工作期间曾任马列教研室副主任,职称副教授,198910月光荣离休,为教育事业辛勤耕耘30多年。

徐云同志任职期间,工作认真负责、勤勤恳恳,熟悉《政治经济学》教学,有着丰富的教学经验,在马列教学效果上尤为突出,并能主动仔细钻研教学方法,开设了《世界经济政治与国际关系》等多门课程,同时还帮助马列教研室做好各项工作。

徐云同志为人和善、平易近人,待人真诚,热心助人,要求上进。即使在离休后仍然十分关心、支持马列教研室的发展,给年轻老师们留下了深刻印象。

徐云同志离休后继续散发着光和热。19927月她受学院聘请担任贺绿汀老院长的秘书,她不辞辛劳,为贺院长协调学院和社会各项工作,她工作认真,细致周到,得到贺院长的高度信任和好评。她热心公益事业,参加各类慈善捐款和国际儿童慈善募捐等活动。在她70多岁高龄还担任上海音乐学院离休支部委员、支部书记,为学校、街道、社区开展了许多工作。就是在病床上还向老干部办公室同志表示不能到校帮助工作的歉意。

徐云同志为人忠厚、襟怀坦白;谦虚谨慎、平易近人:生活节俭、艰苦朴素;家庭和睦、邻里团结,她对子女从严管教,严格要求,她是子女做人的榜样。

徐云同志离开了我们,但她的精神将继续伴随我们年轻一代。